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大魔王娇养指南》大魔王娇养指南 straight(直人) 大魔王娇养指南MB

大魔王娇养指南

《大魔王娇养指南》

风行水云间 著

连载中 婚恋 小家伙,包圆儿 阅文集团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魔王娇养指南》的创作,是作者风行水云间撰写的婚恋佳作,佳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而红衣女则下了个定论:这家主人大概是个小商贩,每隔几个月就得趟远门,于是被这个小滑头钻了空子。巡视一遍回来,她发现小乞丐已经在后厨里生火,又座锅烧水。他个头太矮,还要拿板凳垫足才够得到灶台。趁着这段时

241次点击 更新:2019-12-30 12:11:18

免费阅读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大魔王娇养指南》的创作,是作者风行水云间撰写的婚恋佳作,佳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容错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而红衣女则下了个定论:这家主人大概是个小商贩,每隔几个月就得趟远门,于是被这个小滑头钻了空子。巡视一遍回来,她发现小乞丐已经在后厨里生火,又座锅烧水。他个头太矮,还要拿板凳垫足才够得到灶台。趁着这段时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而红衣女则下了个定论:这家主人大概是个小商贩,每隔几个月就得趟远门,于是被这个小滑头钻了空子。

巡视一遍回来,她发现小乞丐已经在后厨里生火,又座锅烧水。

他个头太矮,还要拿板凳垫足才够得到灶台。

趁着这段时间,他去后院里刨土挖出几个毛芋——这些块茎上头并没有长植物,因此她知道它们原本并不种在这片地里,只可能是小乞丐带来的。

这小子居然在别人家里偷藏食物?红衣女抚了抚下巴,看来他已经摸清了这家主人的规律,知道何时可以“借用”人家的房子。

挖取第四只毛芋时,地里突然蹿出一个黑影,闪电般往墙角跑去。

它快,小乞丐更快,两指一挟,就拎住尾巴将它倒提起来。

这东西挣扎不休,还一边吱吱叫唤。

“老鼠!”红衣女不由得倒退一步,满脸嫌厌,又见到小乞丐仔细打量着老鼠,那眼神和看毛芋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许你吃它!”太恶心了,尤其这老鼠又大又肥!

小乞丐瞅了几眼,就去厨房里找了个小竹笼子,将老鼠关了进去。这东西要偷吃他的毛芋,他就有权利吃掉它,这有什么不对?但他知道,城里的千金娇小姐们也很怕蛇蚁虫豸,尤其怕老鼠,哪一回见了都要跺着脚尖叫。

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老鼠更怕她们。

一边想着,他动作不减利索,飞快给挖出来的小芋艿洗净泥巴。正好水也烧开了,他就上屉去蒸。

红衣女一直紧盯着他,唯恐他真去收拾那只老鼠。毕竟这小子看起来很久没沾荤腥了。

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伸手提起了竹笼子。

“不许吃!”她大惊失色,像是要打掉这个笼子,但是上前两步又顿住,“铃铛的主人,绝不许吃进这种东西!”

否则她一辈子都会犯恶心。

堂堂的铃铛主人居然要吃老鼠,这是什么天方夜谭?换在从前有人跟她这样说,她必要笑破肚皮。可是现在么,她笑都笑不出来!

他举着笼子朝她晃了晃,一边指着自己咽喉。

“作什么?”

小乞丐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的咽喉,“啊”了两声,最后又晃了一次笼子。

红衣女看懂了,俏面微变,然后换上一脸茫然。

他在威胁她,要是不帮他治好声带,他就吃掉这只老鼠?

这小要饭的居然敢威胁她!

“什么意思?”她故意眨了眨眼,“光这么比划,我看不懂。”

臭小子,想得倒美。她就欺负他说不出话,怎滴?

小乞丐沉吟一下,反手打开锅盖,就要将吱吱叫的老鼠丢进滚水里。

“住手!”她尖叫一声扑上来,下意识要将他手上的竹笼拍掉。然而指尖还未触及,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硬生生挡住。

那是契约之力。

铃铛既已认主,在自身安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她就不能跟铃铛主人对着干!

小乞丐把竹笼子往灶上又凑了凑,更近了。

红衣女胸口一阵起伏,费尽全力才能将怒气暂且压住:“行,我帮你治,只要你将这东西丢远!”

要的就是这句话。小乞丐目的达到,立刻将竹笼放到一边,又当着她的面,打来清水反复洗手,又搓了两遍皂角。

这即是说,他不会再碰老鼠了。

红衣女怒色稍霁,心里的火气却没消褪多少。她从前纵横天下,令多少生灵谈之色变,如今受制于人,竟被人间一个最低贱的小乞丐尽情拿捏。

想到气处,她一掌拍在案板上。

这案板底下的台子由红砖砌成,结实得很,被她这么一拍,也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响声。

小乞丐望着这案板好半天,以为会像那些功夫在身的人劈板砖那样咣咣碎成几块。

然而,并没有。事实上,她一掌下去像拍在棉花上,没有半点儿声音回响。

好吧,他预计错误。小乞丐耸了耸肩,这个女人的出场方式太古怪,他还以为她很厉害呢。

他又去找东西了。

才翻出半包蔗糖,他胳膊肘不小心碰到案板,只听见“哗”一下低响,红砖台子就塌了。

坍塌得很彻底,都碎成齑粉,找不出半块好砖。

就仿佛这台子原本就是用细沙堆起来的一样,而红衣女那一拍只是重新将它们打回了原形。

小乞丐张着嘴,一下就合不拢了。好、好厉害!比胡财主家的护院大师傅还厉害,那人只能一下敲碎三块板砖呢。

红衣女幽幽道:“再惹我,我就将你也变作粉末!”

小乞丐缩了缩,眼里好似终于露出了畏惧之色,让她稍感满意。

这个时候,芋艿蒸熟了。

小乞丐取出食物,又将蔗糖撒在粗陶碟子里,然后给芋艿剥了半圈外皮,露出肥白圆短、形如鸡蛋的身段,再去蘸糖。

糖比一般调味品要贵上许多,并不是平民家中必备的食材。好在这家主人平时贩卖的货物里就有蔗糖,自家厨房里是不缺的。

他没有马上开吃,而是将芋艿递给了她。

红衣女挑起秀眉,有些意外:“给我的?”

小乞丐点头,又将芋艿往她面前凑了凑。

食物特有的香气一阵阵飘近,让她想起自己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吃过东西了。再看他脸上神情很诚恳,红衣女面色一阵阴晴不定,最后还是伸手接过。

罢了,她还能一直跟他对着干么?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虽然他这“大腿”看起来细了些、短了些。

咬一口食物,咯吱作响。芋艿特有的粉糯混合着蔗糖的清甜,尽管单调了些,可是吃下肚里立刻就饱足感油然而生。

尽管没有荤腥,但这样热气腾腾的食物一样可以将胃肠哄骗得很好。

小乞丐也在大口啃芋,吃得很香,好像这是他在世上的最后一顿饭,甚至都无暇分心去看她。

两人吃着同样的食物,红衣女的目光就在他身上流连,若有所思。

这小家伙要挟她治病,知道她心中不忿,所以回头就请吃东西讨好她么?他才多大年纪,能有这种心机?

若真如此,那可就有趣了呢。

这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红衣女用得秀气,只吃了一个,剩下的芋艿都被小乞丐包圆儿了。他又瘦又小,胃容量却着实惊人。

吃着吃着,他还伸手去挠脖子。红衣女注意到,他颈部不知何时冒出一小块红疹。

就这么快?方才她在暗巷给他检查声带时还没有呢。

吃饱以后,他又去菜地里刨出两个带土的芋艿,还把装着老鼠的竹笼顺便拎上。红衣女奇道:“你不在这里过夜?”

饭都在这里吃了,用的是人家的柴火清水和蔗糖,她不信这小子拉不下脸来睡觉。外头有凄风冷雨,又不太平,他好不容易找到个栖身之所。

小乞丐摇了摇头,循原路爬出围墙,悄悄遁走。

过不多时,就有一队士兵走进胡同,挨家挨户敲门。

所有人都被惊动了,睡眼惺忪出来开门:“兵爷,发生什么事了?”

“城里有命案发生,凶嫌在逃!”

大家都吃了一惊。

这时住在商贩隔壁的家主人主动道:“哎呀,大刘十天前出门做生意去了,但我今晚好似听到他家传来一些响动,后院还有白烟飘起。”

几个士兵相视一眼,立刻就转身去了商贩家门口:

“搜!”

¥¥¥¥¥

红衣女就伫立在附近的牌楼上,居高临下,将巷子里的骚动尽收眼底。她叹了口气,这才飘然落去小乞丐身边。

他们走得及时,避过了兵祸,否则小乞丐要吃不完兜着走,或许就得求着她帮忙了。

他坚持不在商贩家过夜,是事先就预估到这样的危险吗?

小乞丐破旧的衣裳重新被雨水打得精湿。他的身形瘦小又狼狈,脑门儿上顶着一蓬乱发,无论放在哪里都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谁也不会在意他。

但红衣女终于觉得,有点意思了。

她也不着急了,慢悠悠开了口:“现在,你想上哪儿过夜?”黟城太小,可供流浪儿过夜的地方本就不多。这小鬼身体再强健,淋上一夜的雨也是够戗。

小乞丐没有反应,但他每一次拐弯都不犹豫,显然心里已经盘算好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声高喝。

“喂,站住!”

巷口有个兵卫看到他了,转身走了过来。

小乞丐乖乖停住脚步。

这里快到闹市区,地形不如方才那片区域复杂。他人小腿短,在这里根本跑不过一个健壮的成年人。

红衣女“嘁”了一声:“倒是很听别人的话嘛。”

小乞丐理都不理。混在市井之中,什么时候能逃,什么时候得听话,他心知肚明。

那卫兵大步走来,看清他的模样,不由得一怔:“小家伙,是你?”

小乞丐点头,还冲他露齿一笑。

他的脸不算干净,但是两排小牙很白,这个笑容就显得很灿烂、很阳光,甚至还有两分……谄媚。

红衣女不由得一呆:看不出这小子还能讨好人,难不成方才在她面前都是装聋作哑?

不过这卫兵显然是认得他的,脸色缓和几分:“附近有可疑人物出没吗?你在这里,可曾听到什么异响?”

他是迳直走过来的,目光也只放在小乞丐身上,好像对孩子身边显眼十倍的红衣女视而不见。

小乞丐看看他,再看看红衣女,面露不解。城里要是出了乱子,首先被盘查的必定是他这种人。不过说到可疑人物,眼前这个女人不算么?

她抱臂轻哼:“只要我愿意,普通人是看不见我的。”

原来如此。小乞丐懂了,听说有人能看见鬼,有的却不能。不过方才她也吃芋艿了啊,鬼能吃东西吗?

卫兵狐疑道:“你在看什么?”

他冲着卫兵摇了摇头。

又露出那种无辜表情了,看起来自然不做作,可信度很高。红衣女啧啧两声,这小子装得好像。

卫兵知道他是哑巴,年纪又小,那桩案子和他应该扯不上关系,这时也只是顺口一问,就挥了挥手:“去吧去吧,这几天别惹事,不然你吃不完兜着走!”

小乞丐正要转身溜走,却见不远处的墙根有黑影一闪。

有人躲在那里!

卫兵也看见了,对他道了一句:“快走!”自己就大步追了过去。

那是一条短街,夜色里暗沉沉地,黑暗中像藏着能噬人的怪物。小乞丐往那个方向看了几眼,红衣女从他眸中望见了一点担忧。

看来这小子不仅认得那卫兵,平时还有些接触呢。

“你是该担心他。”

好一会儿,她才慢条斯理道,“再走两个拐角,前面埋伏着三个黑衣人。这兵头武艺普通,不会是他们对手。”

小乞丐一懔。

这女人虽然古怪,但到目前为止都没说过假话。何况她也没有理由骗他不是?

红衣女站在高墙上,往那个方向做了个眺望的姿势:“那些人杀气很重,不会留活口。你的朋友活不了多久了,怎么办呢?”

她一双妙目斜睨过来,满满都是笑意:“你现在开口求我,我就能保他安然无恙哦。只要你点头两下,我就当你同意了我的条件。”

所谓一力降十会。这小鬼再奸诈,遇上武力值远高于他的黑衣人也只有勉力逃生的份儿,遑论在人家手底下救人。

除了老老实实来求她出手,她都想不出这小家伙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别挣扎了,来吧,乖乖向她求助吧!

她心情大好。

小乞丐目光闪动。

求她,无非是要他同意将木铃铛送去城主府吧?可他事先已经收了那汉子的钱。

若不求她,他还有什么法子救人?现在冲进去拖着兵头子往回走已经来不及了,八成会把自己当盘菜送给那些黑衣人。

对方最想抢的东西,就在他手上!

时间紧迫,他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忽然瞄到了对面的一间商铺。

这铺子门脸儿很新,前不久才刷过漆,招牌也是描金的,老大的“祥桂堂”三个字很气派,就连围墙也比其他店面要高得多。

精彩评论

算是婚恋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小家伙,包圆儿)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风行水云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