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天芳》天芳云芨起点 Size Queen 天芳GL

天芳

《天芳》

云芨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池韫,骆七 阅文集团

这次我分享给各位书虫们云芨原创网络创作《天芳》,光环人物是池韫,骆七,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预览 太阳正好,池韫唤来三个丫头,让她们搬出书来晒一晒。大老爷走后,几箱子书没人打理,若是返潮生虫,不免可惜。絮儿晾好了书,回到屋里,却见池韫正在书桌旁写字。她坐姿极正,提笔垂目,仿佛先生在教学一般标准,只

985次点击 更新:2019-12-08 08:34:02

免费阅读
这次我分享给各位书虫们云芨原创网络创作《天芳》,光环人物是池韫,骆七,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片段预览 太阳正好,池韫唤来三个丫头,让她们搬出书来晒一晒。大老爷走后,几箱子书没人打理,若是返潮生虫,不免可惜。絮儿晾好了书,回到屋里,却见池韫正在书桌旁写字。她坐姿极正,提笔垂目,仿佛先生在教学一般标准,只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太阳正好,池韫唤来三个丫头,让她们搬出书来晒一晒。

大老爷走后,几箱子书没人打理,若是返潮生虫,不免可惜。

絮儿晾好了书,回到屋里,却见池韫正在书桌旁写字。

她坐姿极正,提笔垂目,仿佛先生在教学一般标准,只是写得极慢。

絮儿探头看了一眼,低呼一声,真心赞叹:“大小姐的字真好看。”

池韫看了她一眼,问:“念过书?”

絮儿不好意思地回道:“只认得几个字,以前夫人管账的时候,帮着记一记。”

池韫点点头,不再说话,低头继续写。

这具身体习过武,却没怎么写过字,落笔不免有几分滞涩。

不过没关系,她身体康健,只要持续练习,很快就能恢复。

写了约摸半个时辰,她终于停下来,吁了口气,慢慢揉着手腕。

絮儿知趣地端上茶来:“大小姐歇一歇。”

池韫“嗯”了一声,起身走到窗边。

廊下,有个嬷嬷正跟丁氏说着话,一脸气愤。

丁氏却神情淡然,好言安慰了几句。

待两人进了屋,池韫无声笑了一下。

她原以为,与二房翻了脸,日子会不好过。

没想到,这个原以为胆小怕事的继母,竟挡在了她前面。

熙和院是受到了为难,但她却没有感受到。因为种种怠慢,在丁氏那里得到了补足。

仔细想想,自从池大小姐回来,这位大夫人也算善尽继母之责,除了没有帮她出头争婚事,日常生活上的照应,并无轻慢。

池韫心念一动:“絮儿。”

“奴婢在。”

“夫人娘家是哪里的?”

絮儿回道:“就在京城啊!舅老爷早年中过举,后来游学的时候遇到山贼,伤了腿,便在华亭桥那边开了间笔墨铺子。”

“哦。”池韫若有所思。

京城土著,小康人家。

现在的池家,娶这样的不奇怪。可大老爷是池家三兄弟里最出息的,那会儿都快升上四品了吧?算是高官了,完全可以娶一个家世更好的。

这其中有什么考量,池韫身为女儿,不好细问。何况絮儿年纪尚小,恐怕也不清楚内情。

池韫话音一转:“我久未归家,对京城的事极其陌生,你来说说,可有什么新鲜事?比如……新帝?”

……

池二老爷心情烦闷。

以为跟俞家的婚事铁板钉钉,早在几个月前他就把牛皮吹出去了。

结果出了这等变故,惹得他被同僚好一阵嘲笑。

二老爷一向自视甚高。虽然自身品阶不高,但池老太爷当年风光无限,他也曾经被人唤过相府公子。

如今这般,简直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下了衙,他也不想回家。

婚事落空的池妤整日摔摔打打,二夫人则拉长个脸,说话带刀子似的。

他在衙门已经够憋屈了,回家还得看妻女的脸色。

亲随驱了车过来。

二老爷心中一动,说道:“去醉太平。”

亲随迟疑一瞬,委婉地道:“老爷,夫人让您早点回家!”

二老爷不以为然:“早点回家干什么?又听她指桑骂槐吗?男人在外面的事轮不到她管,去醉太平!”

“是。”

醉太平是一间酒楼。

京城各大酒楼,各有知名之处。比如折桂楼最出名的是菜色,永乐楼舞乐最佳,醉太平则以景闻名。

二老爷进入醉太平时,一个帮闲模样的男人跟了进去。

这男人就是三夫人使唤来的骆七。

京城这样的地界,汇集天下精英,各大酒楼为了吸引客人,各出手段。

比如醉太平,它并不是寻常酒楼的样式,而是一座修建得十分雅致的园子。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如同一座小型的宫院。

其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骆七帮闲打扮,酒保小二们都以为他是哪个老爷带来的,任他穿庭过院。

“嘿,在醉太平随意玩上一晚,怕得要几十两银,二老爷可真是有钱!”

骆七一边嘀咕,一边寻找二老爷的行踪。

二老爷并没有在前头寻欢作乐,而是连穿数个庭院,进了后园。

骆七也想跟进去,却被拦住了。

他好说歹说,对方都不肯放人。

只道:“便是你家老爷进了这里,也得亲自出来领人。”

骆七没法子,只能在附近转悠,等二老爷出来。

这一等两等,竟让他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

二老爷没过多久,便独自出来了。

骆七愣了下,才进去这么一会儿,菜都没上齐吧?

还有,他身边的亲随呢?

骆七直觉有问题,看着二老爷从侧门出去,悄悄跟了过去。

此处已经不设宴席,只有寥寥几个赏景的客人。

骆七跟着二老爷一路疾走,直到吹弹的声音传来,才明白过来。

这是伎子们居住的地方。

二老爷进了其中一幢楼。

……

“什么?!”三夫人差点把手里的扇子给折了。

骆七躬身站在她面前,语气肯定:“小的没看错,二老爷在那楼里歇了半夜,直到醉太平要关门了才出来。”

他伸出手:“您看,小的在草丛里躲了半宿,手上全是蚊子叮出来的。”

三夫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忙挥手让他遮起来。

先前被池韫的话提醒,她就想,老二家藏着那么多银子,能忍住不花吗?私底下肯定悄悄地花!

她猜过买田地,收古董字画,就没料到二老爷会藏娇!

想到二夫人的脾气,三夫人眉飞色舞。

“二哥瞧着老实,没想到私底下干这样的事。二嫂知道还不气死?”

在屋里转了两圈,她吩咐:“你继续跟,弄清楚那楼里的是谁,还有二老爷几日去一次,一次待多久。”

“是。”

三夫人心情舒畅,吩咐贴身侍婢:“拿二两银子给骆七,在外头难免花费。”想了想,又说,“醉太平不是一般的地界,拿五两来吧。”

骆七喜不自胜,连声道:“夫人放心,小的一定尽心办事。”

……

另一边,池韫也是一脸惊愕。

“你说什么?陛下登基前是……是宜安王?”

絮儿被她吓了一跳,茫然道:“是啊……”

精彩评论

这本是作者(云芨)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天芳》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