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陪嫁丫鬟要种田 YAOI 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健气受

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

《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

茶半正好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木独摇,谢谢 阅文集团

《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为茶半正好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木独摇专心地忙碌着。她头戴流苏的帷帽,缓缓从人流中,莲步而来,路人惊鸿一瞥,颤动心弦,那半透明的白色流苏纱丝之下,若隐若现里的美人面庞,微风吹动那流苏,美人面桃花颜,一眼误终身,这是她前一世的出场方式

593次点击 更新:2019-12-05 08:13:38

免费阅读
《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为茶半正好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木独摇专心地忙碌着。她头戴流苏的帷帽,缓缓从人流中,莲步而来,路人惊鸿一瞥,颤动心弦,那半透明的白色流苏纱丝之下,若隐若现里的美人面庞,微风吹动那流苏,美人面桃花颜,一眼误终身,这是她前一世的出场方式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木独摇专心地忙碌着。

她头戴流苏的帷帽,缓缓从人流中,莲步而来,路人惊鸿一瞥,颤动心弦,那半透明的白色流苏纱丝之下,若隐若现里的美人面庞,微风吹动那流苏,美人面桃花颜,一眼误终身,这是她前一世的出场方式。

这一世变了吗?她第一眼看到他,冷冷一笑,“别痴心妄想了,我此生依然只做顾瑶瑶。”

他又见到她,最温柔最美丽最可爱最乱他心的那个模样。

她头戴帷帽缓缓从山野中莲步而来,惊鸿一瞥,乱我心曲,依然颤动心弦,那透明的白色纱帐笼罩之下,应该是美目盼兮,说她是一个仙女都不为过,那帷帽下半遮半掩的风情,犹抱琵琶半掩面。

他闭上眼,她掀开面纱那一刻,楚楚动人,眼神又有着淡淡忧伤,动人心弦有余音绕耳不绝。

木独摇拖着袋子,往旁边的树荫下一放,立马又提起篮子,不小心脚下一个踉跄,她一低头,就看见星星点点红,刨开杂草,一从树莓旁边,还有一簇刺梨子,一个一个似黄色的小灯笼,夏季摘果,秋季挖根,这说明山间的好药材太常见了。

还好,木独摇本来打算偷偷去芦苇荡里,去找树莓方便用刀削芦苇叶子,这会儿她拿刀割了一个刺梨子,用刀小心翼翼的抹去表面的刺,一点甜味,还有一点涩,一点酸,其实刺梨子的果肉并不多,这都是童年的味道啊,吃完扔掉中间那个子。

也不管这些刺梨子黄不黄,她全部用刀慢条斯理地,有条不紊全割了下来,熬粥泡茶喝都很好啊!她很小心的,怕那些枝上小刺勾坏她漂亮的帷帽上的轻纱,那就不划算了。

你越怕什么,它就来什么,老天爷最喜欢的就是恶作剧。

她被刺梨子的枝上的刺,勾住了面纱,因为那是枝上最大的那一颗,是那些刺栗子中的王,还没有黄,更是黄里带着青绿,“真是成了精。”木独摇忍不住叨叨,“这是拒绝跟我回家吗?”

她先是细心的撤,一点一点让,芊芊玉手,一不小心被刺了一下,血珠子圆滚滚的冒出来,顾不上卫生,木独摇把手指头放嘴里轻吸,允吸了一口,微微有点不舒服,这都是贪吃惹的祸。

一双修长的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尖是翘的,手掌厚薄适中,色泽晶莹剔透,就是这样子的一双手,突然伸入白色轻纱中,一拨一拉,慢慢的退面纱,一手握着有刺的枝,另一只手抓起纱轻绕两下,终于把她的帷帽解了出来。

这样的一双手,绝不会是黑宝的,是一双性感漂亮的男人的手。

这不是叫人尴尬吗?木独摇头也不抬,拉合上白色轻纱,怀着十二分真诚地说:“谢谢……”含在嘴里自我消化掉的后面称谓,壮士的帮忙,或是公子的帮忙,或是朋友的帮忙。

“小事,不必言谢!”男人的声音,约有磁性,温暖低沉好听,木独摇别扭了一会儿,想一想,自个儿惺惺作态个啥,不就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吗?入乡随俗得太快了啊!

索性撩开帷帽的轻纱来,大大方方地看了过去,很好看的一张脸,感觉上一身儒雅之气,却又是剑眉星目,凛然不可侵犯,那个好看的唇,唇上人中旁边有一粒痣,好似青竹小白云带墨点上去的,痣随唇动了动,“不好意思,冒犯了!”

“你的手,真好看!”木独摇,不赞成他的歉意,明明就是她的难处,他伸手帮了她的忙,这个年代的人,真是酸,男女一接触,就逃不掉要绑定在一起,她可不敢苟同。

是壮士呢?还是公子,还是郎君?哈哈,郎君,误人误己,还是免了。

“你不必挂心上,小女子不会赖上你。你四下瞧瞧,四处无人,谢谢壮士伸出援助之手,太感激之情,无以回报……”木独摇转身,摘下来一枝树莓,上面有好几颗熟透了。

奇了怪,她应该知道他是谁,他们那一次无意碰面,她恨恨又冷冷的说,那一句话尤在耳边,她跟她一样有着前一世的记忆。

她为什么装不认识他?

这一世,他从醒来之后,就告诉自己,这一辈子,绝不再与她纠缠,放她自由,也让自己做好一个安乐的小县令。

那个上一辈的契约,等他们下一代或是再下一代,有能力的子孙去圆满吧!

木独摇递到他的眼前,解救之恩,“无以回报,以水果代替如何?”

她撩开轻纱那一瞬间,眼里含着机敏的笑,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如蝴蝶欲展翅高飞,惹人喜欢。

压下内心的涌动,他淡淡冷然地说道:“若是你觉得我收下它,你能心里坦然,那我要了就是。”

不过是一个举手之劳,又不是天大地大的救命恩人,对面的这一位,故且称他为“侠士”,他好像有点托大了。

“总之,谢谢你了。”言毕,木独摇弯腰,把那些刺梨子用刀勾到一起,不再理人,爱走爱留随人家去,天地大宽,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那个男人手里拿着树莓枝,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扔了吧,他不敢,吃了吧,可是怎么吃啊?真叫他为难。

“恩……这个怎么吃?”他记得她说的是水果,那是可以吃的东西。

真是娇贵人家,连这个天然水果都不晓得吃,木独摇直接从树莓枝上头,轻松的摘了一个,嘟嘴吹了吹,树莓上的那些小窝子,偶尔有点灰或者脏的东西,吹,其实也算是一种心灵安慰,看到脏,谁都下不了口。

她把树莓放到牙齿处,牙齿轻轻咬住树莓果子,稍微用一点力气,果子就和果蒂两分离,树莓卷入口中化成汁碎成粒,汁甜水多,味道还可以啊!

“甜甜的,很好吃的。”

男人看着女人露出雪白贝齿,灵动的舌头,那一刻,电闪雷鸣,她完全不知他吗?她在他面前,自然毫无做作地演绎吃树莓。

这没有特别的意思,别多想,男人暗暗的告戒自己。

精彩评论

这本《县令契约娘子要种地》应该是作者(茶半正好)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木独摇,谢谢)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

免费章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