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桃夭一相顾》桃夭艺术字体 小说TXT 桃夭一相顾全文免费阅读

桃夭一相顾

《桃夭一相顾》

挽川涉荼 著

连载中 古代言情 郑钰宣,西荣 阅文集团

独家完整版小说《桃夭一相顾》是挽川涉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传奇人物郑钰宣,西荣,书中主要讲述:秦溯泱走后,于寒才进了书房合上门。郑钰宣仍旧只顾着收拾自己的画卷,问道:“如何?”“曲太后今日召了丞相和太尉入宫,宫里线人得到的消息是,这二人已经听从太后差使了。”于寒陈述完,疑惑非常:“王爷,曲太后

900次点击 更新:2019-12-04 17:11:25

免费阅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桃夭一相顾》是挽川涉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传奇人物郑钰宣,西荣,书中主要讲述:秦溯泱走后,于寒才进了书房合上门。郑钰宣仍旧只顾着收拾自己的画卷,问道:“如何?”“曲太后今日召了丞相和太尉入宫,宫里线人得到的消息是,这二人已经听从太后差使了。”于寒陈述完,疑惑非常:“王爷,曲太后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秦溯泱走后,于寒才进了书房合上门。郑钰宣仍旧只顾着收拾自己的画卷,问道:“如何?”“曲太后今日召了丞相和太尉入宫,宫里线人得到的消息是,这二人已经听从太后差使了。”于寒陈述完,疑惑非常:“王爷,曲太后即使如今仍在垂帘听政但也不过一介女流,她是凭着什么让这二人听从她的调遣?”

“还能是什么?不过就是左右敲打,陈述若将来我的小侄子手掌大权之时将如何惩处那些曾经不听命于他归顺于他的谋逆之臣。这些人为了保命自是不敢不从。”郑钰宣嘴上解释着,手里的活也没有停下,本来已经将画卷放在了书架上却又转身拿起放进了木盒中摆放好。

于寒看了这一系列动作,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说出来:“属下按您的吩咐一直在查当年西荣乌桥边那位姑娘的消息。”听到这里郑钰宣忙活的手顿了顿,敛眸沉默着,这么多年了......自己一直在找她,可总是杳无音讯,就像那场雨来过一遭,雨过天晴后连地面上最后一片水泽也蒸发殆尽。他转过身看着于寒,于寒收回目光,垂首继续道:“属下已经带人打听过了,那一带所有的住民里确实没有那姑娘的身影......或许她不是当地人只是途经此地也未可知......”郑钰宣眸色逐渐黯淡下来,长舒一口气后挥手让于寒退下了。

或许,有些人注定只能远远相看,难以再重逢了吧......郑钰宣心中自嘲不已,自己竟会因为一个背影朝思暮想这么多年,自己在朝堂之上雷厉风行这么多年,多少人都觉得自己不近人情,若是让外人知晓了,指不定会怎么笑话自己吧。

至于曲氏......想到这个女人,郑钰宣方才眼中对记忆的留恋瞬然褪去,只剩下阴沉诡谲,自己担任摄政王辅佐郑炜麟全因为当年三哥对自己的恩情,可曲氏却一再阻挠逼迫,如此就休怪他绝情心狠了。

西荣表面上看似软弱可欺,靠着裙带关系委曲求全,实则这嫁出去的的公主贵女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曲太后曲如沫不正是个好例子吗?靠女人把持另一国朝政,这招棋西荣一直走得很是得心应手。

西荣每过些年总是会以友好邦交的名义送和亲公主到各个国家,小国送名门贵女,大国送王室公主。沈佑钦总是调侃说这西荣怕不是个女儿国,哪里来的这么多姑娘送,甚至有时候还买一送一,这些达官贵族若是自家女儿能成为像天玥北陇这样国度里头的王妃皇妃,那岂不是做梦都会笑醒?沈佑钦猜测这西荣可能有鼓励生女儿的国策。

这些话桃灼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笑得不行,人家西荣虽是小国但好歹是在小国里排得上名号的国家,被沈佑钦这么一形容,搞得人家好好的公主贵女好像是街边的小物小件一样,还买一送一?也只有他才敢这么说话了。

桃灼用完饭回到以槐苑便拿出了今日刚买好的布料,拿了纸笔想着该绣个什么花样比较好。以书进进出出准备着沐浴用的物件,待终于忙活好了便走过去叫桃灼梳洗,于是便见到了她埋头苦想的模样,以书看了看布料的颜色,眼珠子转了一转便大概知晓了是怎么样的情况。今日姑娘回来发髻上多了一支步摇,想必是将军特意送的,于是姑娘想着要投桃报李送些什么作为回礼。

桃灼抬眸看了一眼以书,她一脸期待地笑看着自己,好像在等什么一般,桃灼又敛眸低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可耐不住以书目光太过炙热,实在是难以忽视,她忍不住又微微抬头瞥了瞥以书,她居然还是那副表情......

“那个......以书......”桃灼彻底想放弃抵抗了,自己总是这样胡乱猜想也不是个办法,倒不如......

“将军偏爱桑梓,因为将军从前打仗总是远离故土,这桑树与梓树有思念家乡之意,所以如果将军又去远征,而远征之地气候适合的话,他一定会亲手在自己住的地方朝着祈昼城的方向种上桑梓。”还未等桃灼问出口,以书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眼睛异常地亮。

“......”桃灼瞠目结舌,但以书这样会察言观色倒也不错,自己有时候难以说出口的事情,她会很快察觉出来告诉自己答案,也挺省心的。自己从前是何性格自己还无从得知,但现在的自己总是慢热,对还不熟悉的人很难做到敞开心扉,对于顾怀也是近几日才渐渐熟络放得开起来。

“谢谢你。”桃灼唇边轻扬起一丝笑,以书刚说完话也才反应过来自己有点太突然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继续道:“奴婢已经准备好沐浴的东西了,姑娘不如先梳洗完再慢慢琢磨吧?”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靡瞻匪父,靡依匪母。不属于毛,不离于里。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桃灼伏在木桶边发呆,神思飘远。

顾怀府里有种满槐花的以槐苑和,满花园的各种名贵树木花草,可他唯独偏爱桑梓,他是天玥的镇北大将军有着无法卸下的,为了他的君主为了天玥的百姓他要背负的太多太多,可褪去将军的身份,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也有他的思乡忧切,爱恨决断,可他往往没有办法随心所欲,只能凭借这些事物让自己有所寄思吧。不止是他,他的父亲也是如此,他的母亲是将军夫人,即使知道战场凶险万分险象环生,但也只能为了让他们安心无所顾虑,一次一次将自己的心绪藏起来为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收拾行装,一天一天在焦虑和担忧中等待他们平安归来的消息。战北将军和顾夫人已故去多年,可顾怀却还是保留着这份习惯,人人都会觉得他孤身一人了无牵挂,可他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他的父母,他当时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只因他是将门之后,似乎所有人都忘却了他也还只是一个孩子,也有想在父母面前撒娇软弱的是时候。

以书一边替她浣洗着头发,一边感叹道:“姑娘这一头长发可真好,像缎子一样。奴婢在从前的家主那里伺候过不少小姐夫人,却没见过谁的头发如姑娘这般乌黑柔软的。”

桃灼闻言,问道:“没想到你看着年级小小的竟还做过不止一家啊?”

“奴婢小时候家里没钱给弟弟治病了,爹娘很是发愁,我便自己出来给那些有钱人家干活。好在我运气不错家里的小姐们都还挺喜欢我,没多久我就不用在厨房里头干粗活了,便被提到了小姐的闺房里伺候小姐。”

“那你后来为什么又不在那家里干了?”桃灼用手拂了拂水面,以书讪讪道:“那家里的小姐到了读书的年纪,夫人嫌我话多老是打扰小姐念书,没办法只好给了我银钱让我找下家,嘿嘿......”桃灼听得一愣,随即笑出声来,怎么都停不住,以书又羞又急,忙低声说:“姑娘你别笑了......”“好好好......我不笑了,以书你可真是......哈哈哈哈......”桃灼也不想继续笑可这么多天以来,自己心里总是有很多心事,好像有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快怀地笑过了。

“那你是怎么又到了将军府呢?”

“说来也巧,奴婢说的那有钱人家竟是莫大人府里,那小姐是莫大人的妹妹,那日刚好莫大人有事回府,正好碰见奴婢这事,听说奴婢话太多就直接把奴婢带回来了,说将军这里正好缺一个话多的。”以书说的很是自豪,看来很为自己的幸运经历感到无比开心,桃灼只觉得这个小丫头真是挺容易满足的人,心思单纯,相处起来也很轻松。

桃灼敞亮地笑过一场后心里畅快了许多,眉眼间俱是柔和流淌,轻启唇道:“放心吧以书,我就喜欢话多的人。”以书听着一愣,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只听见桃灼继续说着:“以后我有海棠糕吃就有你的米花糖。”海棠糕?米花糖?以书忍俊不禁,虽不太明白,但也知道她是想要对自己好,心里也是开心的。

至于自己为什么要用海棠糕和米花糖来形容,其实只是因为自己记忆里没有什么很喜欢吃的东西,顾怀带自己吃的美食里印象最深的就那么几样。自己也一直试着在寻找曾经的喜好,所以遇到什么都会想要去尝试一番,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记忆的点。

不过,自己确实有些太心急了,其实顾怀早就注意到自己的情绪不太对,可也没有追问自己,怕她不知该怎么开口。今日晚饭的时候,顾怀也安慰自己,这件事也非一朝一夕之事,倒不如安心住下来,别想太多,顺其自然说不定一切自会水到渠成。

他说的没错,这个道理可能就像平日里你要找一件丢失的物件,你越是很急切要找到它它就像是和你捉迷藏一般躲着你让你找不到,你就越发焦急,焦急了就更找不到了。反而日子久了,你不再去有意找它了,它就觉得没意思自己就出现在你面前了。这万事万物虽非人却也似人,知晓如何躲藏掩盖自己,唯一不同的是人是会活动的,知晓何时该放下何时该索取,物件不会,它始终在那里,终有一日一切都会浮出水面。

自己应该要为每一次的发现和线索开心才是,这意味着自己离真相更近了一步,至少前方的浓雾又稍稍消散了些许,而不是更为此感到困惑才对。顾怀已经帮自己很多了,他还有他的和事情要去完成。当日他被那些人追杀,怕也是因这官场的风云诡谲,这里是祈昼城,天玥的核心所在,关系人脉更为复杂,他更要步步留心才是,总不能因着自己这点事情就害他分心了才是。

精彩评论

古代言情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郑钰宣,西荣)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郑钰宣,西荣),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