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小说网 手机版

主页 > 小说库 > 《西门追雪》蜀山剑神纵横异界 801 西门追雪小说TXT

西门追雪

《西门追雪》

雪花烧芋 著

连载中 武侠 玄衣,曹文逸 阅文集团

火爆小说《西门追雪》是雪花烧芋最新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佳作,光环人物玄衣,曹文逸,精彩内容试看:那是一间相当精致的小客厅,不但陈设精雅,窗明几净,打扫得一尘不染!玄衣道姑早已在厅中停候,看到三人走入,立即含笑相迎,美目流盼,轻启樱唇,道:“三位公子驾临,恕贫道有失远迎,快请上坐。”西门追雪拱手道

728次点击 更新:2019-12-03 17:02:39

免费阅读
火爆小说《西门追雪》是雪花烧芋最新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佳作,光环人物玄衣,曹文逸,精彩内容试看:那是一间相当精致的小客厅,不但陈设精雅,窗明几净,打扫得一尘不染!玄衣道姑早已在厅中停候,看到三人走入,立即含笑相迎,美目流盼,轻启樱唇,道:“三位公子驾临,恕贫道有失远迎,快请上坐。”西门追雪拱手道
阅读全文

章节试读

那是一间相当精致的小客厅,不但陈设精雅,窗明几净,打扫得一尘不染!

玄衣道姑早已在厅中停候,看到三人走入,立即含笑相迎,美目流盼,轻启樱唇,道:“三位公子驾临,恕贫道有失远迎,快请上坐。”

西门追雪拱手道:“仙姑宠邀,在下等人冒昧打扰,心实不安。”

四人分宾主落坐。两名黄衣少女立即端上三盏茗茶。

玄衣道姑纤纤玉手一抬,道:“三位公子请用茶。”

慕容珂道:“仙姑方才曾说;你是奉娘娘指示,邀约我们来的,不知娘娘还说了些什么?”

玄衣道姑神秘一笑道:“娘娘说与三位公子有缘,才要贫道邀约三位公子到敝宫来的,待会三位公子用过素斋之后,贫道再引三位去瞻拜娘娘,三位心中有什么疑问,也可以当面向娘娘请示。”

“当面?”慕容珂奇道:“娘娘还会和我们说话?”

玄衣道姑微微一笑道:“心诚则灵,三位到时就知道了。”

她不肯说。

西门追雪道:“素斋不用客气,在下兄弟这就去瞻拜娘娘,天色不早,我们还要赶路呢!

玄衣道姑嫣然一笑道:“三位公子难得光降,既然来了,不嫌简慢,自然要在敝宫住上一晚再走。何况娘娘临坛,要在戌未亥初时光,三位总要听听娘娘说些什么吧?何况三位来时,贫道已吩咐他们收拾好精舍,作为三位下榻之处,三位就不用客气了。”

慕容珂听她口气,好像桃花娘娘还曾开口说话!心中觉得好奇,这就道:“大哥,我们既是应娘娘之邀而来,自然要拜见过娘娘再走,那就在这里住上一晚也好。”

蓝惊灵和慕容珂的心意相同,听玄衣道姑把桃花娘娘说得如此活灵活现,自然也想见识见识。连忙道:“二哥说得对,我们拜见过娘娘,已是二更天了,只好在这里打扰一宵了,大哥,我们既然来了,也就不用和仙姑再客气了。”

西门追雪含笑道:“二位贤弟大概心存好奇,要想见识见识娘娘临坛的盛况了,好吧,我们那就在这里打扰一宵好了。”

玄衣道姑欣然道:“西门公子终于赏脸了,三位请用茶呀!”

蓝惊灵怕她在茶中暗使手脚,左手端起茶盏,右手揭开碗盖之际,暗中用小指甲轻轻蘸了一点茶水,沾到左手小指上套着的一个黑色指环上,低头看去。

原来他左手小指上那个黑色指环,乃是“试毒环”,任何剧毒,沾到环上,就会变色。

可以不同的颜色和深浅来研判毒性,但他沾上茶水之后,指环依然色泽如故,可见茶水中没有下毒了。轻轻喝了一口,放下茶盏,道:“好茶!”

他这一番动作,虽极自然,玄衣道姑却已看在眼里,只作不见,闻言微微一笑道:“蓝公子果然是雅人,这茶叶是黄山绝壁的云雾茶,又叫猴儿茶,是猴子采的,三位乃是敝宫贵客,贫道这才特别吩咐她们沏上来的,平常就算是贵官显达,来敝宫拈香,贫道也不会用这种茶招待他们。”

慕容珂心中暗暗哼道:“黄山云雾茶有什么稀奇?”

西门追雪道:“仙姑这么说,在下兄弟实在愧不敢当。”

玄衣道姑又道:“敝宫没有什么招待三位公子,随便吃些茶点吧!”

桌上放着一个八角形的九宫格,里面装着金丝蜜枣、杏脯、蜜李、金橘饼、玫瑰瓜子、十字酥、核桃糕、菊饼等等,无一不是上等茶食!

慕容珂看得暗暗奇怪,这些东西,都是爹平日喜欢的零食,而且地分南北,有的出自京师,有的要到苏州才买得到,采购不易,没想到小小一座桃花娘娘庙,居然端得出这些茶点来!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进来。

接着只见一名黄衣少女在门口躬身道:“启禀宫主,王总管派张副总管前来,有急事面禀宫主。”

“王总管还作不了主吗?”玄衣道姑缓缓站起,朝三人道:“三位公子请坐。”

举步走出门去。

西门追雪凝神听去,门外一个男子声音话声说得很轻,好像在说“丐帮”什么。

接着只听玄衣道姑轻声道:“知道了,你先出去,我马上就来。”

玄衣道姑转身走入,朝三人打了个稽首道:“三位公子且请宽坐,用些茶点,前面有些琐事,须得贫道亲去料理,暂且告退。”

西门追雪忙道:“仙姑只管请便。”

玄衣道姑道:“贫道去去就来,这就失陪了。”

说完匆匆往外走去。

蓝惊灵等她走后,道:“大哥,我看仙姑言行诡异,恐怕不是什么好路数呢!”

慕容珂哼道:“谅她也不敢对我们怎样。”

蓝惊灵道:“但总是小心些好。”

西门追雪道:“我隐约听他们好像在说丐帮什么。”

蓝惊灵道:“那叫花子扑近她的轿子,就突然翻身仰跌下去,不是她使的毒,还会是谁?”

“她使的毒?”慕容珂一怔道:“她会使毒?”

前面大殿上,此刻正有一个手持青竹棒的中年叫花子,大模大样的坐在一张木椅之上,此人中等身材,面型瘦削,顾盼之间神色极为倨傲。

他身后垂手站着两个精壮叫花子,手持青竹棒,腰间还佩着单刀,一看就知是中年叫花子的卫士了。

三个叫花子边上,站着一个眉目如画的妙龄道姑,面含娇笑,她自然是桃花宫的知客了。

这时,殿后传出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随着走出来一个仪态万千的玄衣道姑。

妙龄道姑连忙稽首道:“曹舵主,敝宫宫主出来了。”

中年叫花子口中哼了一声,缓缓站起,抱拳道:“丐帮庐州分舵曹文逸特来拜访宫主,冒昧之处,还望宫主见谅。”

玄衣道姑连忙稽首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曹舵主,贫道久仰大名,一直无缘相见,敝宫是在贵舵保护之下,得以平安无事,贫道尤为感激,曹舵主侠驾亲临,贫道有失远迎之处,还望曹舵主恕罪。”

她人既妖冶,说话之时,眼波流盼,委婉得体,又把这位曹舵主捧了一番。

曹文逸本来一脸倔傲之色,渐渐稍霁,目光盯着玄衣道姑,似笑非笑的道:“宫主好说,曹某来意,宫主想必已经知道了?”

玄衣道姑一怔,一双桃花眼眨都不眨,愕然问道:“曹舵主来意?贫道一点也不知道,还望曹舵主直言赐告。”

曹文逸嘿嘿阴笑道:“宫主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玄衣道姑神色惊疑不定,道:“曹舵主明鉴,你老所指何事?贫道真的不知道。”

曹文逸道:“今天下午,敝舵许副舵主无故死在宫主轿前,宫主这么快就忘了?”

玄衣道姑一震,道:“他是贵帮的人?”

“不错!”曹文逸道:“他是敝帮主上面派来担任副分舵主的,无故死在宫主轿前,而且还是身中剧毒而死,兄弟向宫主请教他的死因来的,现在你明白了?”

请教死因,就是明指人是玄衣道姑杀死的了。

玄衣道姑娇躯震动,道:“曹舵主,怀疑贫道什么呢?”

曹文逸阴沉一笑道:“宫主心里应该明白。”

玄衣道姑道:“贫道怎会无缘无故杀死贵舵副舵主?再说贫道也不会使毒,这怎么会呢?”

曹文逸道:“但许副舵主死在宫主轿前总不假吧?就算兄弟相信你不会使毒,不是你杀的,但他是敝帮主新派下来的人,兄弟如何向上面报呢?”

玄衣道姑双眉紧蹩,稽首道:“这件事,还要曹舵主大力帮忙才好,人真的不是贫道杀的。”

说到这里,回头朝侍立的妙龄道姑耳边,低低说了两句。妙龄道姑颔首领命,急匆匆退了下去。

玄衣道姑一抬手道:“曹舵主请用茶。”

曹文逸道:“宫主在兄弟面前,最好少使花枪。”

玄衣道姑嫣然一笑道:“曹舵主雄霸一方,贫道斗胆,也不敢在你老面前使什么花枪。”

曹文逸阴笑道:“宫主知道就好。”

几句话的工夫,那妙龄道姑已去而复回,手中捧着一个信封,双手送到玄衣道姑的身边。

玄衣道姑一手接过,转脸朝曹文逸含笑道:“曹舵主,敝宫一直蒙贵舵保护,贫道一直心存感激,怎会向贵舵副舵主下手?何况贫道又不会使毒,贵副舵主中毒身死,也许在别处中了毒,刚巧行经轿前,毒发身死,此事务望曹舵主明察,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曹舵主笑纳……”

把手中信封朝曹文逸递去。

曹文逸没有作声,接过信封,就用两个指头从开口处抽出一张纸来!不,那是庐州天丰银号的一张银票,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纹银一万两正”。

曹文逸把银票塞回信封,目光斜视,看着玄衣道姑,呵呵一笑道:“宫主果然大方得很,只是……”

他回过头去,朝两个叫花子吩咐道:“你们退下去,本座有话要和宫主说。”

两名叫花子答应一声,迅速退了下去。

精彩评论

说实话,雪花烧芋这本带点武侠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玄衣,曹文逸)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雪花烧芋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雪花烧芋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